和体育总局脱钩,中国足协有啥变化?

  •   ■漫画:新华社发

      足协是一个国家或地区足球发展的中枢,因此中国足协如何改革牵动了万千国人的心,也影响着足球工作的进一步开展。中国足协与体育总局脱钩、去行政化在中国体育领域有“试验田”的意义,人事、薪酬、财务、外事等制度如何改革?

      足球改革发展工作会议17日下午在国家体育总局举行,《中国足球协会调整改革方案》正式对外公布。方案称,中国足协与体育总局脱钩,依法独立运行。喊了多年的中国足协管办分离终于有了眉目,所谓管办分离,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体育总局不再插手

      转变完成后,适时撤销足球中心并按规定核销相关事业编制,利来娱乐;脱钩改革完成后,体育总局不再具体参与足球业务工作,而是对中国足协给予必要的业务指导与监督管理。

      足协人员没了编制

      具体人事制度上,足球中心领导班子成员作为国务院体育行政部门代表进入中国足协工作,免去事业单位职务,按国家有关规定进行管理。

      足球中心在编在岗人员,可根据个人意愿一次性选择去留。选择进入中国足协工作的,将所有关系转入中国足协,原在编在岗人员级别、职务等进档封存;不进入中国足协工作的,由体育总局在系统内统筹安排工作。

      原中超公司总经理刘卫东已于上周五正式辞职,拉开了足协人员调整的序幕。按照足改方案,中国足协成为社会团体组织后,所属人员也将脱离编制,成为所谓的“体制外人员”。

      未来中国足协则有用人自主权,自行确定内部机构设置、人员岗位设置、薪酬管理等。

      减少行政部门代表

      方案称,中国足协领导机构应当由国务院体育行政部门代表、地方及行业足球协会代表、职业联赛组织代表、知名足球专业人士、社会人士和专家代表等组成。

      结合目前中国足协领导机构和会员的现实情况,减少政府体育行政部门代表,增加职业联赛组织代表、经济界或法律界的社会人士代表,未在地方足球协会任职的地方体育行政部门代表不再担任中国足协执委。

      中国足协自负盈亏

      脱离体育总局后,中国足协将不再作为中央预算单位,执行民间非营利组织会计制度,单独建账、独立核算。中国足协实行财务公开,上一年度财务报告与下一年度财务计划和预算须向协会会员大会报告、接受审议。

      方案称,中国足协要加大市场开发力度,做好足球运动无形资产开发和保护工作,不断增加无形资产开发收益,逐步提高市场开发收入在协会总收入中的比例。

      脱钩改革中,将由专业机构对足球中心及其下属企业的资产进行清查盘点,在明晰产权归属的基础上,相关国有资产可无偿提供给中国足协使用。

      原来的体制有什么问题?

      足协没有话事权,外行管内行

      改革之前,中国足协只是体育总局的一个执行机构,连最起码的国家队选帅最终决定权都没有,很容易产生外行管内行的情况出现,国家体育总局曾提出南北分区、暂停中超联赛、取消升降级等对职业联赛具有一定打击的建议,另外中国足协的大事小事都要到总局去汇报。

      有地方协会称,原先地方足协办赛需要层层审批,需要向总局申请经费,过程繁琐,经费还有一定的限制,很多想办的比赛到最后未必能办成。如果管办分离,足协完全可以通过市场自筹经费,自己办赛,总局起到一定的监管作用即可。

      链接

      外国怎么管足球?

      当总设计师,联赛独立运行

      无论是我们身边的日本、韩国,还是拥有世界第一联赛的英格兰,他们都是实行联赛独立运行的方针,足协则扮演总设计师的角色。

      英足总奈何不了英超

      最近有一单新闻,英足总主席戴克想把英超本土球员数量从8人提高到12人,这个提议被英超CEO斯库?摩尔断然否决:“你休想把你的规则加进我的规则本里。如果要在足总杯这么做,没问题,因为那是你的比赛。球员都俱乐部养着,凭什么怎么用还得听你的?就别打着国家荣誉的旗帜耍流氓了。”

      看清楚双方的角色了吗?在英格兰,英超联赛的版权是英超联盟的,不属于英足总,这个英超联盟可以看做是各大英超俱乐部联合成立的一间公司,英超所有的商务开发都是由他们管理,足总无权过问。英超联盟的主席则由俱乐部CEO选举出来的,利来娱乐,从每一年英超20强的CEO中选出。

      英足总管什么?开发足总杯、国家队赞助。另外英足总每年可以选择5家慈善机构为其提供可观的商业赞助。

      韩日足协重点搞青训

      韩国日本也是类似,成立于1933年的韩国足球协会负责各年龄级国家队的管理、各级别联赛的运营以及与足球竞技及项目发展有关的事务。管理韩国职业联赛的韩国足球联盟于1989年正式建立,尽管在从属关系上隶属于韩国足协,但其实是独立运行的,除了扶植职业球队的青少年培训之外,韩国足协也不过多涉及韩国足球联盟的事务。

      时间轴

      喊了11年终于实现

      2004年

      G7联盟酝酿“政企分开、管办分离”

      当时中超7家俱乐部投资人组成“G7联盟”,提出“政企分开、管办分离”的诉求,主要指向足协对联赛“既是县官、又是现管”的“管办”问题。这场“革命”在足协的强力打压下归于平静,不过“革命”还是带来一些变化——次年中超公司宣布成立,只是中超公司的管理层,也同时兼任着总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官员的职务。

      2011年

      韦迪提“小中心、大协会”

      时任足管中心主任的韦迪大刀阔斧地提出“小中心、大协会”、“政社分开”的构想,利来娱乐,建议改革后的足管中心只设置外事部门、人事部门和秘书处,不过这个提议遭到国家体育总局否定。

      2015年

      足球改革总体方案提管办分离

      今年初春,中国足球迎来了企盼已久的福音,《中国足球改革总体方案》获得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的通过,并登上《新闻联播》头条。短短376字中,“必须克服阻碍足球发展振兴的体制机制弊端,为足球发展振兴提供更好体制保障”的表述,让“管办分离”这个被讨论多年的老话题,进一步升温。

    林炀